谁知道有赌博游戏的网站|ST围海印章竟遭控股股东人员强抢?控股股东:经过协商交接,上市公司披露不实

  • 发布:2020-01-09 13:21:19
  • 来源:最新捕鱼可提现

谁知道有赌博游戏的网站|ST围海印章竟遭控股股东人员强抢?控股股东:经过协商交接,上市公司披露不实

谁知道有赌博游戏的网站,每经记者:沈溦 每经编辑:张海妮

围海控股情况说明会现场(居中者为冯全宏)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沈溦 摄

12月14日,正深陷控股股东与董事会“内讧”中的st围海(002586,sz)披露了一则控股股东相关人员“抢夺”上市公司印章的“奇闻”。

st围海公告显示,公司于12月13日收到财务总监、财金部及行政部紧急通知,公司财务总监所监管的财务专用章(编号:3302120042279)、所有网银u盾(复核u盾)等及行政部监管的公章(公章编号:3302100102846)被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围海控股)董事长助理冯婷婷(上市公司实控人冯全宏之女)等人强行拿走。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围海控股与上市公司董事会因对公司发展安排等问题意见不同,出现矛盾,双方多次交锋,上市公司将实控人冯全宏告上法庭,围海控股则指责董事会成员家属涉嫌同业竞争等问题。(详见《st围海陷“罗生门”:大股东二股东内斗互相指责背弃承诺》)

然而,伴随着控股股东方面提请罢免并改选上市公司董事会的议案被监事会通过,12月24日,公司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召开,控股股东为何此时突然“发难”?

12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st围海董事长仲成荣,就围海控股为何抢夺印章等材料及相关事宜进行采访,仲成荣表示,他上周一直在外出差,对围海控股为何“抢东西”并不知情,下周回公司具体了解,其他情况则已反映在公告中。

同日,在围海控股召开的媒体说明会上,公司董事长及st围海实控人冯全宏则表示,2019年12月12日,公司收到回笼资金2.3亿元,现任董事长仲成荣系第二大股东,当即要求围海股份总经理、财务总监在当日将1.1亿元拨付至其指定账户,优先偿付其单方款项,而这一做法明显与联席会议关于回笼资金专款专用规定不符。

根据上市公司的公告,2019年12月13日上午9:45左右,冯婷婷和另一名拟任董事黄晓云,以及一名身份不明人员一起进入围海大厦5楼公司财务总监胡寿胜的办公室。以“为了公司顺利发展,减轻财务总监个人压力”为理由,要求胡寿胜将公司财务专用章、财务部门章及公司所有网银u盾移交给他们。

随后冯婷婷与黄晓云两人一起将财务总监抽屉里的东西拿清,强行带走,并留下身份不明人员限制胡寿胜的人身自由,反锁门把胡寿胜看管在办公室内,不让其打电话、上厕所及开门。后因双方吵闹,引起同事注意,胡寿胜才得以脱身,随后借同事的手机将此事向现任董事长仲成荣、总经理陈晖、原董事长冯全宏予以汇报。公司立即报警。

在原董事长冯全宏的协调下,冯婷婷在11点前仅归还了胡寿胜的个人资料。

2019年12月13日14:30左右,在围海大厦7楼行政部,围海控股提名的拟任董事冯婷婷拿一份浙围股浙围控联[2019]1号文件《围海股份与围海控股工作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纪要》,以会议纪要中公章不清晰名义需要核对公章为由,要求印章保管员刘芳在白纸上盖章用印以用于对比公章的真伪。

刘芳作为印章保管员盖章一次后,要求销毁并准备将公章拿回保险柜,冯婷婷又以不太清晰为由,直接拿公章在先前用印处旁边加盖一次。刘芳刚准备拿回公章,冯婷婷直接拿着公章说到七楼会议室看一下,然后到门口直接把公章交于身边身份不明的人员,该人员拿着公章转身离开。

随后,冯婷婷跟刘芳说会和行政部的分管副总汪卫军汇报此事,以后围海股份的用印需经过流程审批后到围海大厦9楼(控股董事长办公室)办理,并在七楼会议室要求刘芳填写移交清单双方签字。期间,刘芳想向分管副总汪卫军汇报此事,但因门口有不明人员看管,限制刘芳的人身自由。等刘芳脱身后,向分管领导汇报,公司再次报警。

对于上述情况,st围海在公告中指出,截至公告披露时,冯婷婷等人尚未归还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所有网银u盾(复核u盾)等重要办公资料。公司已经向宁波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报案。公告同时表示,在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失控期间,任何人使用该公章、财务专用章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任何书面文件,公司将不予承认。

针对上市公司的“指责”,12月15日,围海控股董事长冯全宏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述公告内容不仅信息存在不实,而且未披露二股东仲成荣方面对上市公司资金安排的不合理在先。

冯全宏称,由于此前违规占用造成的资金困难,而且公司即将面临董事会监事会的改选,加上时至年底,宁波市高新区管委会在2019年12月6日召集包括围海控股在内的相关股东各方共同召开工作联席会议,明确提出了对围海股份“维稳工作的原则与机制”。

“其中就包括对上市公司的回笼资金要专款专用,优先用于农民工工资、员工工资、施工项目的流动资金等,并对‘围海股份公司建立银行、资金、维稳的专人专办机制,事项到人,责任到人。围海控股公司予支持和配合’做出了明确规定。”冯全宏及围海控股方面告诉记者,上述工作联席会议宁波市高新区管委会方面作见证,同时二股东方面也有代表参加,“仲成荣对该事项是知情的”。

然而不到一周之后,围海控股即获悉了st围海收到回笼资金2.3亿元,现任董事长仲成荣要求上市公司将1.1亿元拨付至其指定账户一事,围海控股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仲成荣要求拨付上述款项的原因为2017年上市公司收购仲成荣旗下上海千年城市规划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88.22975%股权一事中尚未兑付部分税款和一部分转让款。

鉴于上市公司目前的资金情况,围海控股随即提出异议,要求推迟该笔付款,或支付部分比例,主要资金应专款专用,优先用于农民工工资、员工工资、施工项目的流动资金等付款。

记者发现,围海控股方面对该次印章“失控”的情节描述,也与上市公司有着巨大出入,围海控股方面给记者的情况说明显示,由于控股股东与第二大股东之间就款项使用及支付存在分歧,为此st围海财务总监主动提出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交与围海控股(围海股份公司银行发起u盾、支付密码、授权密码仍由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自行管理)。

12月13日上午,围海控股与st围海财务总监达成合意后,按约定进行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等物品的交接,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并亲笔书写了交接清单,围海控股代表在交接清单上进行了签字确认。在交接清单签署后,围海控股就资金账户共管行为及时向宁波市高新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宁波证监局进行了汇报。

12月13日下午,围海控股委派代表与围海股份印章保管员进行公章交接,全程为正常交接。围海股份印章保管员书写了交接清单,围海控股代表在交接清单上进行了签字确认。随后围海控股代表向分管副总汪卫军阐述公章交接完成,并得到汪卫军口头确认,不存在公告中的相关描述。

此外,12月15日,上市公司公告中所提及的st围海股份董事候选人黄晓云对记者明确表示,自己从未参与上述两次资料交接过程,对事件过程完全不知情,并已向上市公司董事会去函,同时抄送宁波证监局、深交所,要求公开公告,对其道歉,消除对其不利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kixremixed.com最新捕鱼可提现 Inc. All Rights Reserved.